足彩半全场秘诀
首頁 > 理論研究 > 正文

鄉村振興戰略在雙牌廣大農村試行之我見
作者:黃學鋒 唐靜靜  編輯:葉旺 來源:雙牌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8-12-20 16:04:24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著眼黨和國家事業全局、順應億萬農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雙牌縣是湖南省鄉村振興的試點縣之一。為此,雙牌縣委、政府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要求,著力抓好開展好茶林鎮桐子坳村、探花村等10個村的鄉村振興試點,本調研結合縣委、政府的工作部署,以聚焦點、力資政、謀發展、強自身為工作基調,選取桐子坳村、廖家村等16個村近420名農民開展問卷調查,通過有效問卷的數據,分析當下本縣農民對鄉村振興戰略的選擇,分析當下人力、土地、資金的新動向,形成本調研報告。

  一、立時代之潮頭的鄉村調研

  本文通過文獻研究、問卷調查和入戶訪談的方法,調研對象共423人,形成有效調研為380人,其中村支書8人,村長3人,婦女主任10人,中共黨員72名,占人數的18.9%。其中60歲以上的46人,40歲至60歲的173人,20歲至40歲的204人,大學學歷7人,高中和初中學歷居多。

  問卷調查顯示,農民大多數文化知識水平不高;自我發展意識不強;政治覺悟不高;勞動強度大;種田收入低、風險高,選擇外出打工;各村常住鄉村耕作的不到三成,一半人過著務工和種田兼顧的“候鳥”式生活,超過兩成已經長期離開土地。離開鄉村主要原因多數人的未成年子女目前在縣城而不是在本鄉(鎮)就學。受訪的婦女最擔心幾大問題:30.3%的人最擔心就業增收問題,25.1%最擔心子女上學問題,24.3%最擔心養老問題,20.3%最擔心病有所醫問題。超七成村民不知道鄉村振興戰略具體內容與發展進程,超九成的仔細講解后表示如條件允許,積極迎接千載難逢的重大發展機遇。但問卷結果顯示,僅僅四成的農民表示如條件允許,未來選擇留在農村;多數農民興趣不大。多數農民對要素變資本,期望又擔憂;對資金的投入與流向,從哪來、向哪去、怎回報顧慮重重。

  二、聚焦點之現實的全面分析

  通過調研全面分析,雙牌縣農村人口凋零、土地撂荒、缺乏產業,歸納起來就是資源匱乏,在落實鄉村振興戰略方面將面臨著機遇與挑戰。

  1、農民對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擔憂。人如何留、地如何轉、錢如何流三大問題,信心需要提振。雖然農民對未來發展信心充沛,但選擇留在農村的人與人才受以下因素的影響,綜觀不容樂觀。

  其原因之一回到農村是否能創業機遇增多,就業增收信心不大。在過去推進改革發展過程中新問題不斷涌現,比如村開發建設、引入項目成了廉價的資源流轉。土地、山林、河道低價流轉、外包,使集體資源和村民割裂,表面上看村里發展很熱鬧,卻不管我農民的事,不見農民口袋鼓起來,項目建設成了為期擋板的“閉門開發”;又如村按照全國旅游發展模式,搭平臺、做項目,盲目引入市場競爭,卻忽視了95%的村里人缺乏經營、管理的經驗,村里產業看似越來越紅火,村民間的收入怎么也跟不上去。土地等生產要素作為鄉村振興重要資產有效流動,既有期望又有擔心。其中一部分人不再滿足于流轉土地收取租金,而是希望更多地共享鄉村產業發展帶來的土地增值收益;多數人擔心對生產要素定價是否合理,52.1%的受訪農民擔心參與經濟組織時自己的土地等生產資料定價不合理;兩成村民擔心工商資本不按約定使用土地,使他們失去對生產資料的控制;近三成婦女擔心經濟組織的經營收益不透明;九成的村民普遍擔心鄉村振興“錢從哪里來,將去往何處”。對在“當前發展鄉村產業亟待解決的問題”,九成的村民認為是資金問題;振興鄉村產業需要哪些方面政策支持,超七成的選擇加大財政投入,約三成選擇加大融資支持。從內心對財政投入有回報、社會資本有收益,農民參與有分紅的收益感到信心不足。

  其原因之二,對“兩個環境”的改善信心不足。問卷調查結果表明,鄉村要留住人、吸引人返鄉,關鍵在“兩個環境”,一是包括居住環境、自然生態等在內的“硬環境”,二是包括村民權益保護、鄉風文明、村民自治等在內“軟環境”。從調研結果中,我們看到農村精神文化生活和精神風貌存在較大問題。第一,閑暇活動層次偏低,內容單一、方式趨同。文化設施、文化活動少,精神文化生活匱乏。第二,村民教育、醫療等衛生保健知識差,影響身體健康;贍養老人、照顧孩子,婦女留在家里。家庭認同感較高,對社會公平問題較為敏感,“不患寡而患不均”成為現階段我縣農民居民鮮明的心理態度。第三,對政府的信任度增強,但政治參與度呈現呈現低知曉度、低參與度雙低趨勢,公共文化活動呈現低知曉度、低參與度、低滿意度的“三低”現象。這些都導致村民不愿回鄉創業,增加創收的主打原因。

  2、農民科學技能文化的貧瘠化。鄉村振興戰略將使得更多的城市經濟要素,資本、技術、市場、管理走向農村,和農村的土地、資源、文化、勞動力實現融合,必然實現一產二產三產融合,這樣的跨業融合使得農業成為觀光農業,農村成為農家樂旅游地,加工業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比如縣里有的村推廣“光伏農業”或者“光伏漁業”,產業融合既擴大新能源應用,又提高農業生產水平。

  學手藝,懂技術,掌握安身立命的本領,是鄉村振興的最迫切要求,雖然以前,勞動力、資金、土地三大要素從農村凈流出,農業缺乏競爭力,但令人欣喜的事,近年的農村改革正在催生新活力,回村人口出現明顯回流拐點。以前要錢要物的多,現在甩開膀子加油干的多;過去種的多收成的少,昔日坐在屋前曬太陽、打麻將、扯胡子的婦女少了,敢闖、敢試、愿奮斗的多了,究其根源,思想解放,改革開放致富路子更多更明朗成為改變的關鍵。但無論是做大做強服務業,還是發展特色養殖業,如發展特色水產養殖、竹根鼠等特色養殖,還是發展經濟林和林下經濟,如群眾在原始銀杏林可視范圍內山林種植銀杏,發展林下生態養殖都面臨著大多數農產品仍停留在鮮活原料產品和初級產品價格供應上,精深加工和再加工率不足,導致農產品附加值低,農業整體效益低下,很難形成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互利共贏的局面的發展要求有較大差距。產業化層級有待提升迫在眉睫。這就形成當前縣農民的文化科技低下水平與農村的農業生產活動逐漸科技化,傳統的完全依靠人力的相關作業也變得機械化、自動化新矛盾,也成為了農民更愿意出門打工,而不愿選擇精細化經營高效農業的重要原因。

  3、農村婦女群體的異軍突起。在調研中發現,雙牌縣農村空心村現象嚴重,形成婦女群體“農業女性化”。比如,桐子坳田少人多,農村青壯年外出打工居多,留守婦女只能承擔起農業生產的壓力,代替丈夫成為農村的主要勞動者,這也就是學界所說的“農業女性化”現象。“農業女性化”使留守婦女上升為“三農”主體地位,在農業生產中由幫手變為了最重要的勞動力,更多的農村女性參與到農村種養業勞動中去。從各村的基本情況闡述可以看出,黨的十八大以來,縣里在人才、財政、金融等方面向對鄉村傾斜的力度很大,村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桐子坳村依托近年來村旅游服務業的興旺發展,婦女同志逐漸從第一產業中走出投身于第三服務產業,從在家務農的純粹農民蛻變為在家創業的老板娘。許多的在外務工的男人們對比村里與城里的收入差距,紛紛回到村里與妻子開辦自己的農家樂,幫著“打下手”,與妻子拼天下。廖家村一個村,婦女能手就達到4個,平均年齡35歲左右,資產都上300萬元以上。

  三、解群眾之難題的“三盼”情結

  從以上的具體情況看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對雙牌縣而言,是一場攻堅戰,更是一場持久戰,任重而道遠,需要以更大的決心和勇氣完善農村改革,激活主體,激活要素,激活市場,形成有人辦事、有章辦事、有錢辦事。比如,如何平衡資金下鄉與農民之間的利益;如何適度讓農民分享財產性收入;如何摸清各自家底,引導產業項目按照市場調結構。破解這一道道難題,就是層層夯實雙牌縣鄉村振興的基礎。

  1、盼抓實抓久,農民群眾普遍受益。鄉村振興戰略內容非常全面,老百姓認為此時為農村的重大發展機遇期,但他們擔心“雷聲大雨點小”,頭幾年效果還不錯,但過幾年可能就沒影子了。搞不好搞到最后就是刷刷墻、掃掃路、種種樹,沒啥大變化,空歡喜一場。他們盼按照中央鄉村振興戰略布局,既要立足近三年,又要瞄準30年,政府能扎實、認真,統籌推進,促進農村生產生活生態全面協調發展,同時謹防“穿衣戴帽造盆景”,希望普遍能受益。一是防止重點建設幾個基礎好條件好的村,相當一部分村還是老樣子,二是在發展產業過程中,防止一些地方往往重點扶持幾個大戶或企業,他們本來就不錯,當然越扶持越興旺,而普通老百姓很難享受到政策紅利。三是加強農民培訓學習,增強自身的“造血”功能,形成有人辦事的局面。農村居民能力水平參差不齊,包括自身在內,普遍存在中央政策吃不透,市場信息不了解、新鮮事物接受慢,工作作風不細致等問題,感覺難以適應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需要。黨課大講堂結合相關問題把黨中央的政策供給的統籌實施講清講細,對農村居民開展有針對性的黨課培訓課程,幫助他們提高政策水平,開闊視野眼界,學習新知識新技能新方法,更好地參與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中來。

  2、盼規劃引領,推動城鄉要素自由流動。驅動要素“回流”,增強農業“引力”,這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著力破題的。老百姓認為人才興則事業興,人才強則鄉村強。鄉村振興,人才至關重要。要想破題就必須按章辦事,方法就是要強化組織保障,突出規劃引領。全面統籌鄉村振興工作,對重點工作進行項目化編排,將管用的、群眾歡迎的、財力可支撐的政策加以整合,在中央頂層設計下形成地方規劃。當然,地方規劃也必須摸清各自家底,因地制宜施策,這樣才能驅動人才、技術、資本、資金回流,讓土地產出更多的效益,讓農業的產業鏈延伸更長,成為增強農業引力的重要路徑。這點在雙牌縣是有經驗可鑒的,比如隨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新理念在雙牌生根發芽開花,生態也和資金、技術等一樣成為一種新的生產要素。桐子坳農村居民從綠水青山里看到金山銀山,從城里人的“詩和鄉愁”中看到商機,開發出農業除種植功能之外的觀光、休閑、養老、教育等多種新功能,并衍生出許多新行當。廖家村則聚焦產業、環境治理,在農業現代化水平、重塑城鄉形態等方面追求突破,加快培育打造特色極富有現代氣息又有湘南水鄉風韻的美麗鄉村。當然,我們也要特別對投資人進行呵護才能起到引水成河的效果,因為社會資本對土地與建設的投入也有擔憂,害怕有朝一日會因政策和農民毀約而失效。

  3、盼扶持加大,按照市場調結構。現在很多村集體經濟收入不多,搞建設的意愿非常強烈,但村集體缺乏資金,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村里集體沒錢不能做項目,村里就發展不起來,所以村越來越弱。老百姓憂舉債搞振興,生怕錯過這趟發展快車。希望政府給予產業項目扶持時,按照實際出發,多到村摸清家底,一村一策研究增收減債、建設公共服務中心、最迫切的問題等工作,給予村里各項資源配置,能夠有錢辦事,給予村一定的發展空間。部分村支書說,一些地方領導“不懂市場瞎指揮”,好心辦壞事,強推產業項目“勞民傷財”,影響了群眾對基層干部的信任。老百姓希望政府能夠精準施策,按照市場調結構,激活市場,改變不合理的農業供給結構,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讓市場力量引領結構調整。

(中共雙牌縣委黨校: 黃學鋒 唐靜靜)

最新圖片
    熱點排行
    足彩半全场秘诀 股票融资方法有哪些 jdb财神捕鱼达人现身说法 2011年热门股票推荐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快3稳赚 pk10冠军玩法技巧 什么是生肖乐选号 pk10杀码计划在线 波克捕鱼租号怎么赚钱 天涯明月刀ol怎么快速赚钱 体彩组三表 极速赛车双面盘 奔驰宝马游戏网站网址l 怎样在咸鱼赚钱 福利彩票官方手机版 埃及宝藏游戏机怎么玩